打飞机的大阿哥

封车保命

去高考所以暂停更新啦,不过大概过了这一年我就有大把时间潇洒啦

……

少女与先森

说件让人难受的事儿,咱们公司里那个新来的小姑娘,谈恋爱了。


昨天隔老远就看见他男朋友开着辆拉风的宝马来接她了。


问她,她也只是安静的笑笑。


“是我先生。”


谁不知道是你男朋友啊问你啥时候谈的呢。


刚赶上下班,小姑娘涂了个柠檬味的润唇膏,拎上包就开开心心的跑了。


又是隔着老远我就看见,小姑娘哇的一声扑到她家先生的怀里,两条笔直的腿勾着他先生的黑色西裤,笑眯眯的亲了亲先生的脸。


先生捏捏她的鼻子,托住她的腰,转身把她抱到副驾驶座上。


“今天是柠檬味的?”


小姑娘这几天身体不太舒服,虽然和以前一样认真,但工作上也没什么热情。


终于下班了,小姑娘拎着包径直走了出去,连润唇膏也没涂。


先生站在门口,看着精神不佳的小姑娘,俯身将她抱起来,亲了口。


“今天没涂。”小姑娘别过头。


“我涂了。”先生笑吟吟的凑近小姑娘。


“草莓味的。”


哎,真甜。


——


把库存倒了几篇,溜了溜了,不出意外接下来几个月基本上不会发文了


少女与绅士

恶意,漆黑且如胶质般粘稠攀爬在你周围,让你感到有些窒息。


这种感觉不是第一次遇见,在那些作恶多端的死刑犯身上你见过,一些外表斯文的绅士身上你见过,还有一些则根本不是人。


不过那些都是成年人,你还是第一次见到恶意这么重的小孩子。


他有着淡金色柔顺的短发,整整齐齐的梳在脑后,眼睛是迷人的蓝色,穿着那种白色短袖小衬衫和黑色中裤。


中裤的长度刚好露出洁白圆满的膝盖来,领结也端正的带好,他脸上挂着乖孩子的微笑正看向你。


你突然一惊,脊背发凉,被什么不好的东西盯上的感觉让你下意识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他还在看你,依旧带着微笑,眼睛里却没有一丝笑意,漂亮的脸蛋让你感觉在被嘲讽。


你感受到他扑面而来的恶意……渐渐转换成了另一种东西。


一种粉色的,有点美好的,感觉。


它掺杂在恶意里,两种东西颜色混在一起让你有点不忍直视。


你沉默好久最后还是伸出手给面前的小男孩打了个招呼。


“ummm,初次见面?”


“Well  ,  NO……”他摇着脑袋,让你想起了摇头晃脑的黑色小企鹅。


“Not  first,”咬字清晰又优雅的英式发音,还带着点小男孩的童音,渐渐的,有什么熟悉的画面从你脑海浮起。


“My  lady.”


原来死刑犯是他,绅士是他,都是他。


少女与死神

你的恋人是死神。

对,就是那种黑乎乎,顶着个骷髅头,举着把镰刀收人性命的家伙。

初次见面是在自己的葬礼上,他的爪子、咳骨手里拖着长长的锁链向你走来,那时的你还在感伤自己的家人选了最丑的一张自拍作为你的遗照,就被突然出现的死神给惊到,连悲伤的表情也来不及做了。

【你好?!死神先生!?】

死神拿着锁链晃了晃,并没有说话,你感觉可能是语言的原因于是换了问候的方式。

【咳咳哈喽?how are you?沃德法科?】

死神先生似乎被你觉惊人的英语水平给吓到,他沉默了会儿,高大的身影继续向你走来。

【喵喵喵?Ciao?笨菊?Tiamo?】

你依然坚持不懈的骚扰着死神,一边抽空看那边哭哭啼啼的家人。

你深深叹了口气,望向死神大人空洞的眼睛呃、眼眶。

【你他娘倒是说句话啊?】

死神大人的牙齿上下撞击着,阴森森的骷髅头里,传出来的却是个有些弱气的男声。

【不、不行,撒旦大人说了不要跟人类那群狗屎讲话】

【为什么呀】可是你现在是幽灵啦

【因为她们都是魔鬼,会蛊惑我们!】

【哈?】这都什么跟什么,反了吧。

【可是你跟我讲话了呀】

【那不一样。】

【?】

【因为我超级喜欢你哦。】

【???】

【我等了你好久才死掉】......死神露出了娇羞的表情,惨白的骷髅头泛起了诡异的红晕。

【what?】

事情好像朝着什么不可思议的方向展开了。
-

魔都进,博会的调休真是令人窒息,呜呜呜双十一连快递都不想过来

骨头也算是人外啦(理直气壮

少女与天使

你的恋人是只天使,嗯,有翅膀的那种。

他真的很美,无论是扑扇着的长睫毛,还是淡金色的细软卷发,或者是他那双带着迷人蓝色的眼睛,纤细的修长的脖子,还有另一半脸上被伤疤覆盖着的皮肤。

就像精致的艺术品,被人为的割裂开,但依旧有种残缺的美感。

啊.......他是你的维纳斯,但很显然,对你来说,那位断臂的女士是远远不及你的小天使的。

你的天使,于黎明降落在你家的阳台,他那双洁白的羽翼在背后伸展着,微微颤动着,懵懂而又纯洁的眼里倒映出你颤抖着的样子。
那一刻,你坠入爱河。

而且是直接淹死的那种。

【......?】

你很确定,那绝对不是人类的语言,但在你听来犹如天籁。

虽然不知道在讲什么鸟语,你还是乖乖点了点头,扬起痴汉的笑容。

你的天使惊讶的瞪大双眼,嘴唇微张,但随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灿烂的笑容。

【........】

天使自愿收起羽翼,落入了肮脏的人间。

你很爱他,你也不知道为什么。

但爱情就是这么神奇,它能让亚当爱上自己的肋骨,能让洛基变成日马的男人,哦,还有宙斯,水陆空三地只要长得好看点的他都能爱上。
你爱他圣洁,高高在上的样子,世人需他救赎,他便给予。

你更爱他,凌乱的发丝被汗水打湿,白皙的脸庞泛上情缠的红色,嘴里吐出的不是晦涩难懂的狗屁圣经,而是矜持的呻吟,真是令人着迷。
情到深处时,你最爱抚摸他那半带着伤痕的脸颊,听着他低低的喘息。

哦!还有他的小可爱,你喜欢粉红色,嫩嫩的水灵灵,特别是在染上其它颜色之后。

啊.....他可真美好,你想。
-

恋人很危险哦,翅膀勉强算毛绒绒吧(闭嘴bu

全世界都爱朕

*架空朝代

*修罗场

*国庆诈个尸就跑真刺激
——

朕最近有点心累……

不是因为被那群朝上的老臣搞得,虽然他们每天变着法子就差没指着鼻子骂朕是个傻逼,但朕相信他们还是对朕忠心耿耿的。

也不是因为乱七八糟的邻国来侵扰之事,朕的国家好得很,国泰民安,更何况领国的国君也倾心于朕,甚至要以一国为聘来让朕娶他。

是朕后宫那群妃子。

他们个个都是绝世美人,但心机也是同样一等一的高。

虽然朕不care因为他们都是爱朕的,但是最近这个后宫争斗之风越来越盛行,朕的方贵妃和无情美人已经从以前暗地里争斗变成现在明面里放火烧宫殿夜里把朕从书房里拖出来强行共度春宵了。

这不行,昨夜里要不是朕坚决守护着自己的底线,差点就要被拉去3♂p了,现在一大清早朕刚从方贵妃的金孔雀殿里出来,腰可是老疼老疼了,接下来还要去上朝……

不去了,不去了反正朕去了也就是个吉祥物最后还不是那个顾宰相决定大事,朕还是去叶皇后那里寻求安慰吧。

叶皇后是朕的白月光,当真是温柔如水,朕每次受了伤都要去他那里寻求安慰。

朕的叶皇后别的什么都不求,也不争宠,只求朕身体安康,在他那儿时能心满意足,这便够了。

只是朕的白月光似乎今天不大高兴,虽然这笑容依旧是柔和的,怎么朕怎么看都觉得可怕呢,朕心虚的摸了摸脖子上昨晚方贵妃留下的痕迹。

朕小心翼翼的对正狠狠按着朕的老腰的叶皇后说。

“皇后啊,你力气是不是有点大呀……”

“是吗?刚臣妾在想别的事一不留神……”

看着朕的叶皇后一脸愧疚,朕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没事没事不打紧,朕就喜欢这手劲!”

“皇上这精神可是恢复了?”

“诶?”朕有点不好的预感,感受着耳边叶皇后的气息,朕瑟缩了一下脖子。

叶皇后按揉着朕的腰越来越不得劲了,越来越往下移了。

——

午时已过,朕捂着自己的屁股从叶皇后的宫殿里落荒而逃。

伸手招了招,朕的影卫小燕咻的出现在朕的面前。

“扶着点朕,朕有点走不动了。”

朕的影卫乖巧的点了头然后把朕当麻袋扛着放在肩上。

——这王八蛋!连你也欺负朕!

“燕无归你!”在朕要呕吐之际,朕的小燕燕一手托着朕的屁股一个用力将抗变为了公主抱。

“你卡我油?”朕当的皇帝真是毫无尊严可言,连朕的影卫都开始欺负朕了TAT。

“没有。”

朕的燕儿今天也是口是心非。

——

朕躲在御花园里的假山洞里,生怕别人寻着朕。

朕心里默默数着123,果不其然,朕的方贵妃摇着他的扇子笑眯眯的堵在洞口。

“嗨爱妃来了啊好巧啊你也来钻洞啊哈哈哈哈……”朕干笑着往洞的深处缩了缩。

“是呀,没皇上兴致好。”朕人高马大的方贵妃硬是要挤进这小小的石洞里,现在好了,把山洞塞得满满当当,朕是绝无可能逃了。

方贵妃将朕圈在怀里,手枕在朕的脑后咬着朕的耳朵。

“原来皇上喜欢这样?”方贵妃悦耳的声音响起,震的朕耳朵麻麻的。

“不,不是……”朕抖了抖想起昨晚方贵妃也是这样对朕说的,这是道送命题。

听着悉悉索索方贵妃解朕龙袍的声音,朕开始慌了。

“住手!无耻方应看!光天化日之下白日宣淫,成何体统!”

“哦。”

——

朕后来是哭哭啼啼的捂着自己肿起来的嘴巴和磨的发红的后腰被方贵妃从假山洞里抱出来的。

朕看了看天空的颜色,好家伙,傍晚了,朕的夜生活又要开始了妈的。

——

朕的老腰啊……

朕的月牙儿出身不像方贵妃那样显赫,但与朕是多年携手相爱历经风雨。

无情美人,对其他人都是冷漠无言,除了对朕之外,朕还从没见他对别人笑过。

朕第一次见到月牙儿生气是在朕喝醉的时候,朕作死的喊出了皇宫里的妃子都不够男人味要把无情美人的师弟追命也拉进宫里来凑热闹。

当时月牙儿的脸就垮下去了,朕的酒立马清醒了三分,抱着无情的腿求饶。

无情美人笑着把朕按在了床上并且将朕的手绑在了床头。

朕滴归归救命啊,朕平时还怜惜无情美人腿有残疾平时都是朕坐上去自己动,感情这货装的啊?

然而朕控诉的眼神没有什么屁用,最后消散在嗯嗯啊啊的呻吟里。

——

朕后来是被抬着上朝的,皇帝坐到朕这个地步,也是没谁了。

所以说是哪个王八蛋规定的让宰相和将军是同一个人啊?朕现在真的要变成吉祥物了,这天下还是不是朕家的了啊!

哦,好像是朕规定的。

shit.

咦,底下有臣子要进献美人?

还是小姐姐?

一个个混账把朕都当什么了,朕是那种人吗?朕连女人都不放过吗?朕最操心国家大事了好吗?

“朕全都要!今晚就送进宫来!”

一时之间,满朝文武都鸦雀无声,看着朕的眼神又跟煞笔一样,朕有点心塞。

“臣今晚便入宫。”

嗯?好……等等顾惜朝你入宫干什么?

——

和基友聊天想出来的XD一个沙雕脑洞,未完待续

一个小置顶_(:з」∠)_

*你看到它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了吧……

*不,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今天以后更新会很少很少

*一年后大概会突然更新很多很多?

*知道你们这群小坏蛋都不会看主页的说明所以特意开了置顶

*谢谢你们的喜欢啦~

一年后再见啦~

心悦于你啊小侯爷【方应看】

方应看此人的样貌,据他本人所说,是展眉好看,皱眉也好看。

想着他说过话的你拿着画笔的手一抖,本是大好的秀丽山河图硬生生划了一道长长的黑线,你看着那黑线心疼不已自己作废了的一个时辰。

你一边小声抱怨着方应看这小混蛋阴魂不散的在你脑海里转悠真烦人,一边认命的收起作废的画作打算画副新的。

“你说谁混账呢?”方应看低低的声音从你身后传来。

“方应看那小王八呀。”你没回头,下意识的回答,依旧专注的完成自己的新画作。

“哦?小王八?”方应看靠近了你,双手绕过你的肩,撑在两边的桌面上,话语间的气息吐纳在你的耳畔,弄得人怪痒的。

“是……啊呀?!方应看!”你一转头边便看见方应看那张放大的俊脸在你面前,表情是似笑非笑,一联想到刚刚还在腹诽他心不禁更虚了。

“那你画小王八作甚?”他抬抬下巴,意指你手上的新画作,但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

“我……我……”你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出来,脸憋的有些红后才堪堪想起应对他的话。

“这又不是你……”虽然这话好像欲盖彰弥,可信度为零,你还是硬着头皮说了。

“是么?”方应看嗤笑一声,站起身来把桌上上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推到一旁顺手抽了那张画作后,便把你抱到了桌上。

“你干什么!”你奋力挣扎,只可惜没半分用处,明明大家都是会武功的为什么就自己这么弱鸡呢?你生气的待在桌上。

“看看。”方应看指着你的画作,捏着你气呼呼的脸颊让你转头。

“你气鼓鼓的样子还真像河豚。”他又是一声轻笑惹得你愤怒转头看他。

“这刘海、这眉、这眼,哪样不像我方应看?”方应看眼睛微眯,嘴角又是露出一抹笑来。

“看在你画的还算不错的面子上,就饶了你骂我的罪。”他亲昵的刮着你的鼻尖,看着你蓦地变红的脸颊自己脸上又不自觉的勾勒出微笑。

“方应看……”你盯着他撑在自己身边有力的那只手,他的手棱骨分明且修长,这个人,怎么能手也这么好看?真是的,干脆改名叫方好看得了。

“嗯?”方应看饶有兴致的挑眉看着扭捏起来不敢瞧他的你。

“虽然你总是不可一世,自视甚高,臭不要脸,还耍流氓……”你瞄到方应看脸色有隐隐发黑的趋势,心下一颤,马上又补充。

“但这都是因为你有这些狂傲的资本。”你的屁股往书桌后挪动半分,似是有些不适应与他的距离。

不料他得寸进尺,腰身前倾,竟是与你又近了两分。声音也较之刚才低沉了几分,不带有往日的轻浮调笑,却带了几分无奈。

“那你要对我这流氓说什么呢?”

“你听好了哦,我心悦于你,方应看!”你眼一闭,心一横,就这么对着他喊了出来,不过这气势委实不像表白心意的,倒是像来下战帖的。

他倒是难得一见的愣住,好半天方才回过神来。

“什么?”

“就是说我想上你啊混蛋!”你睁开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方应看小流氓,这种时候还装傻?

“这汴京里盯着本侯爷的女人多了去了,你说说我怎么就栽你身上来了呢?”

“啊?”

方应看闷笑一声,伸手便揽你入怀,你的脸靠在他宽厚的胸膛上感受着他闷笑的震动。

你挣扎着伸出手掐在他结实有力的腰上,未了,觉得心疼又放轻了力道,这下对方应看来说当真是挠痒的力气了。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动你?”他有些暗哑的声音从你头顶传来,你一瞬间只觉得靠在你身上这具滚烫无比,讪笑着收回了手,不曾想方应看握住你的手,那双似是载着漫天的星辰的眼直直撞上了你。

而此时,他眼里装的不是星辰大海亦不是什么雄心大志,而是你,满满的你。

“那便动吧,我喜欢。”你撇撇嘴,对上他的眼。

“你倒是热情。”方应看将你颊旁的碎发撩到耳后,直吻上了你的唇。

温存不过片刻,你还迷迷糊糊沉醉在方小侯爷高超的吻技里呢,他已经起身抱着软弱无力的你到了榻前。

你拉着他的衣袖,疑惑的望着他迷人的侧脸。

“不急,来日方长。”他拉长了声音的尾调,依旧是对你挑眉笑。

“我们慢慢来。”

——

小侯爷呜呜呜真帅啊呜呜呜(一边嚎叫着一边割下自己的大腿肉)

另外900好感度就满了好难过一想到不能给小侯爷送土大萝卜破木头宝贝我的心就好难过。

系统还提示我去别处结缘,这不逼我爬墙吗混账!(一边骂着一边拖着破铜烂铁垃圾滚去了无情师兄的床头)

呜呜呜小侯爷我想日你啊

文章目录梳理


小侯爷炒鸡可爱!!!
我每天送他花盆土大萝卜茄子他也收下来了hhhhh
啊……好想日他

关于德拉科二五仔的日常【上】

*ooc

*玛丽苏

——

你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德拉科这个二五仔的。

——

坐在霍格沃兹特快列车上的包厢里,你对着面前就算是坐着也不消停的德拉科·马尔福有些无语。

“你……”德拉科刚想开口说话却被你快速打断。

“哦梅林都知道你爸爸是多么的厉害你家是多么光荣了所以球球您闭上您的嘴吧我要看书谢谢。”

“……”他瞪着眼看你,似乎是从前从来没遇到你这么凶的品种的 家伙—— 一上来就把他怼的无话可说。

“还不是我爸爸要我……”马尔福家尊贵的小少爷的不高兴的撇着嘴,但良好的家教让他并没有说出什么糟糕的话。

“……无声无息。”你把头低下,抽出自己的魔杖对着他使用了咒语。

“……??!!”德拉科这下子眼睛瞪的更大了,他那头梳的整整齐齐的小背头好像也生气的竖了一点起来。

“难道一周前的蛋糕还没给你教训么。”你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德拉科,把魔杖收了回去。

“我是、绝对、不会、喜欢你的。”和德拉科一样,你也有着良好的教养,还有纯血特有的傲慢。

只不过你比较暴躁而已,暴躁的贵族嗯。

德拉科涨红的脸和他白皙的皮肤形成的对比,他怒视着你,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无声咒束缚了他。

“……”犹豫了一会儿,你解除了咒语。

“谁要你该死的喜欢了?!”德拉科生气的大喊大叫,所谓贵族的矜持被他扔到九霄云外,他此刻只想把你扔出车厢。

——

在一周前一场纯血家族们的舞会上,你和德拉科被双方的父母给凑到了一起,并且定下了婚约。

整个过程是在电光火石中完成的,你们俩个小家伙一脸懵逼,刚刚还在盯着桌上的精致的点心流口水,只等着忙着假笑的父母不注意时偷偷拿走,结果却突然被决定了人生大事???

你有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冷静和成熟,对这种包办婚姻嗤之以鼻,更何况对象还是个小屁孩,虽然你也是,但你觉得自己是睿智又美丽的小屁孩,所以,这个马尔福家的小鬼不适合你。

没想到对方更加看你不顺眼,梳着背头的浅金色头发被暖黄色的灯光照的发亮,他扬起他那高傲的小头颅,用鼻孔对着你说话。

“我不要,她看起来很……”stupid是吧,你冷冷的看着他把手伸向桌子。

s的音还没发出来,就因为你把蛋糕砸脸上而停了下来,德拉科像小姑娘一样尖叫了一声试图把脸上的蛋糕弄下来,但这显然让事情更糟糕了。

看着闻声赶来的父母,你趁着一片混乱,把手上的奶油抹到了德拉科的西服上。

结果当然是你们被双方父母教训了一顿,甚至被关了一周的禁闭,直到霍格沃茨开学了才放出来。

但是对方的家长显然没有意识到你们相性不合,竟然还把你们安排在同一个包厢里。

——

分院帽撕扯着它的破喉咙喊出你的学院名字斯莱特林,也让你回过了神。

该死的学校生活要开始了。

——

好不容易结束了课程,想回宿舍里躺着,却被德拉科和他的跟班堵在门口不让出去。

他似乎没有和哈利怼上,专程来找你的麻烦。

你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得意欠揍的脸又抽出了魔杖。

他也抽出了魔杖,生怕你又干些什么。

“我是你的话,不会做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你只是留下了这句话,然后趁他们不注意从窗口翻走了。

“她真的是纯血吗……”德拉科和他的小跟班面面相觑。

——

很显然,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他非常喜欢做,十年如一日的骚扰你对你恶作剧让你很无语。

“你是不是喜欢我?”你把手中的书放下,靠在柔软的沙发上,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壁炉里的火静静燃烧着,光照在他的脸上显得有些晦暗不明。

“看来你的大脑被鼻涕虫塞满了。”他嗤笑一声,双手交叠在胸前靠在你旁边的沙发上,头发被他放了下来,他长大了许多,又好像没有。

你看着他那张依旧熟悉欠揍的帅脸,站起来走到他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是么。”看着他那双迷人的蓝眼睛,你伸出手按住他的后脑勺凑近他的脸,低下头狠狠的咬住他的嘴唇。

被震惊的德拉科像是被施了石化咒一样愣在原地。

你后退一步,挑眉看着一脸卧槽的德拉科。

“那我喜欢你。”

“不可能!!!”

他红着脸跑回了自己的寝室。

——

——

好困,写了一半先放着

去睡了


通灵的时候把男朋友通过来了怎么办??【爆豪胜己】

你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你伸出手指指着面前貌似已经在喷火的爆豪胜己,颤颤巍巍的说了两个字。

“哦呼?”

“哦呼你码啊?你通灵不是只能通死人的吗?”爆豪胜己的身体呈现着半透明的样子,皮肤的颜色也比平时苍白。

“不是啊……最近好像只能通到恶灵诶?”你有些疑惑,摸着下巴,看着自己的手陷入了沉思。

“你他码说谁是恶灵啊???”爆豪胜己伸出手想揪你的呆毛却发现直接穿过了你的头发,不禁愣了一下,然后表情变得更凶了。

呜哇,这样子完全就是恶灵啊,你在心里吐槽。

“喂,快点解除你的个性啊,我这副样子什么都做不了啊。”爆豪胜己深吸了一口气,盘腿漂浮在半空中,一副大爷的样子。

“啊,那个啊……”

“说是解除个性其实就是送他们上西天……”你心虚的看着天花板。

“咔酱你有什么遗愿吗?”一边这么说着的你拿出了纸和笔。

“我才送你上西天,我还没死啊笨蛋女人啊?!”

“抱歉抱歉我换个说法,咔酱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你憋着笑把纸笔收了回去。

“都说了我没死啊,你是不是找抽?”看到你憋笑的表情咔酱恼羞成怒的吼了出来。

“你耍我玩呢啊?!”爆豪胜己恶灵森气了。

“咔酱太可爱一时得意忘形了嘛。”你拿起震动的手机看到了爆豪胜己母亲的来电。

“咦阿姨好?”

“啊是的在我那里哦。”

“放心吧阿姨一定会把他完整带回来的,重要的零件都不会少的!”

“嗯嗯!”你挂掉电话看到浮在空中的咔酱无聊到在做倒立。

“……”

“老太婆和你说什么了?”爆豪胜己嗖的倒回来向你凑近,却因为用力过猛直接穿过了你的身体。

“不是老太婆啦应该叫母上大人哦?”你摇摇头,看着咔酱郁闷的飘回原来的位置。

“那是什么恶心人的称呼啊?再说……”咔酱好像小声嘟囔了句什么妈妈应该你来叫的话。

“不要转移话题啊!”他的表情更臭了。

“是是是,只是说了句臭小子就交给你了这样的话而已啦!”

“另外貌似有其他灵占了你的身体,还把你头发拉直了乖乖的叫你妈母亲呢,差点把阿姨吓得心肌梗塞。”说完后你机智的把耳朵捂上了。

果不其然,爆豪胜己吼了句“哪个混蛋占的啊我要杀了他啊啊啊啊岂可修。”

等了会,你伸出手示意已经冷静下来的爆豪过来。

“呼狗呢?”爆豪胜己一脸的不情愿但还是慢悠悠的飘了过来。

“手放我掌心上。”

“哈?你真把我当狗啊?”爆豪胜己骂骂咧咧的把手放了上去,本来以为会穿过手掌心结果竟然碰到了你的手心。

和他冰冷的体温形成鲜明的对比,你的手心很温暖。

“怎么回事?”他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看向你的眼神变得好像不妙了起来。

“共享生命而已。”

“什么?给我停下来!你不要命了吗?!”咔酱猛的甩开你的手,一下握住你的肩膀摇晃你。

“啊停不下来了哦,强行停止我会死的哦。”你笑得很灿烂,虽然脸色不太好。

“咔酱这可要怪你咯……”

“怪我?你疯了?”爆豪胜己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你。

“不是啦……”你摇摇头抱住他没有没有体温冰冷的腰。

“我平时召唤到的恶灵都是靠怨念在世上存活的。”

“如果失去了恨意或者其他什么欲念就会成佛的。”

“咔酱你刚在我打电话的时候很开心吧……”

“没有!”

“又开始傲娇了w你身上刚刚都发光了哦……差点以为你要仙去可把我吓坏了呢。”你松开手看着闹别扭的爆豪。

爆豪胜己陷入了沉默。

“所以说啊……”

“咔酱你果然是恶灵吧(・ω< )★”

“诶痛痛痛!别揪我呆毛啊你这榴莲头混蛋!你是魔鬼嘛!”怨念的拍开爆豪的手,你心疼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好啦好啦,要说的都说了。”

“接下来……”你看向爆豪胜己,像是英雄漫画的主角那样帅气。

“去夺回,我们的身体!”

“是我的啊?你说什么啊?”

“我和你共享了生命,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我的身体哦w”

“……”

——

——

又摸了咔酱的鱼呜呜呜呜

值得一提的是女主的个性很沙雕只能通到恶灵而且还不听话www只有帮他们完成遗愿才肯帮忙结果最后都直接成佛了一点忙也没帮上wwww

有点令人头大呢(›´ω`‹ )

文章目录梳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