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飞机的大阿哥

去高考所以暂停更新啦,不过大概过了这一年我就有大把时间潇洒啦

*爬墙技术一流


——


我的心很小很小

小到我自己都进不去

遇见你之后

突然变大些了

但只容得下你

我自个都挤不进

所以你不要乱动啦

我心会疼

全世界都爱朕

*架空朝代

*修罗场

*国庆诈个尸就跑真刺激
——

朕最近有点心累……

不是因为被那群朝上的老臣搞得,虽然他们每天变着法子就差没指着鼻子骂朕是个傻逼,但朕相信他们还是对朕忠心耿耿的。

也不是因为乱七八糟的邻国来侵扰之事,朕的国家好得很,国泰民安,更何况领国的国君也倾心于朕,甚至要以一国为聘来让朕娶他。

是朕后宫那群妃子。

他们个个都是绝世美人,但心机也是同样一等一的高。

虽然朕不care因为他们都是爱朕的,但是最近这个后宫争斗之风越来越盛行,朕的方贵妃和无情美人已经从以前暗地里争斗变成现在明面里放火烧宫殿夜里把朕从书房里拖出来强行共度春宵了。

这不行,昨夜里要不是朕坚决守护着自己的底线,差点就要被拉去3♂p了,现在一大清早朕刚从方贵妃的金孔雀殿里出来,腰可是老疼老疼了,接下来还要去上朝……

不去了,不去了反正朕去了也就是个吉祥物最后还不是那个顾宰相决定大事,朕还是去叶皇后那里寻求安慰吧。

叶皇后是朕的白月光,当真是温柔如水,朕每次受了伤都要去他那里寻求安慰。

朕的叶皇后别的什么都不求,也不争宠,只求朕身体安康,在他那儿时能心满意足,这便够了。

只是朕的白月光似乎今天不大高兴,虽然这笑容依旧是柔和的,怎么朕怎么看都觉得可怕呢,朕心虚的摸了摸脖子上昨晚方贵妃留下的痕迹。

朕小心翼翼的对正狠狠按着朕的老腰的叶皇后说。

“皇后啊,你力气是不是有点大呀……”

“是吗?刚臣妾在想别的事一不留神……”

看着朕的叶皇后一脸愧疚,朕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没事没事不打紧,朕就喜欢这手劲!”

“皇上这精神可是恢复了?”

“诶?”朕有点不好的预感,感受着耳边叶皇后的气息,朕瑟缩了一下脖子。

叶皇后按揉着朕的腰越来越不得劲了,越来越往下移了。

——

午时已过,朕捂着自己的屁股从叶皇后的宫殿里落荒而逃。

伸手招了招,朕的影卫小燕咻的出现在朕的面前。

“扶着点朕,朕有点走不动了。”

朕的影卫乖巧的点了头然后把朕当麻袋扛着放在肩上。

——这王八蛋!连你也欺负朕!

“燕无归你!”在朕要呕吐之际,朕的小燕燕一手托着朕的屁股一个用力将抗变为了公主抱。

“你卡我油?”朕当的皇帝真是毫无尊严可言,连朕的影卫都开始欺负朕了TAT。

“没有。”

朕的燕儿今天也是口是心非。

——

朕躲在御花园里的假山洞里,生怕别人寻着朕。

朕心里默默数着123,果不其然,朕的方贵妃摇着他的扇子笑眯眯的堵在洞口。

“嗨爱妃来了啊好巧啊你也来钻洞啊哈哈哈哈……”朕干笑着往洞的深处缩了缩。

“是呀,没皇上兴致好。”朕人高马大的方贵妃硬是要挤进这小小的石洞里,现在好了,把山洞塞得满满当当,朕是绝无可能逃了。

方贵妃将朕圈在怀里,手枕在朕的脑后咬着朕的耳朵。

“原来皇上喜欢这样?”方贵妃悦耳的声音响起,震的朕耳朵麻麻的。

“不,不是……”朕抖了抖想起昨晚方贵妃也是这样对朕说的,这是道送命题。

听着悉悉索索方贵妃解朕龙袍的声音,朕开始慌了。

“住手!无耻方应看!光天化日之下白日宣淫,成何体统!”

“哦。”

——

朕后来是哭哭啼啼的捂着自己肿起来的嘴巴和磨的发红的后腰被方贵妃从假山洞里抱出来的。

朕看了看天空的颜色,好家伙,傍晚了,朕的夜生活又要开始了妈的。

——

朕的老腰啊……

朕的月牙儿出身不像方贵妃那样显赫,但与朕是多年携手相爱历经风雨。

无情美人,对其他人都是冷漠无言,除了对朕之外,朕还从没见他对别人笑过。

朕第一次见到月牙儿生气是在朕喝醉的时候,朕作死的喊出了皇宫里的妃子都不够男人味要把无情美人的师弟追命也拉进宫里来凑热闹。

当时月牙儿的脸就垮下去了,朕的酒立马清醒了三分,抱着无情的腿求饶。

无情美人笑着把朕按在了床上并且将朕的手绑在了床头。

朕滴归归救命啊,朕平时还怜惜无情美人腿有残疾平时都是朕坐上去自己动,感情这货装的啊?

然而朕控诉的眼神没有什么屁用,最后消散在嗯嗯啊啊的呻吟里。

——

朕后来是被抬着上朝的,皇帝坐到朕这个地步,也是没谁了。

所以说是哪个王八蛋规定的让宰相和将军是同一个人啊?朕现在真的要变成吉祥物了,这天下还是不是朕家的了啊!

哦,好像是朕规定的。

shit.

咦,底下有臣子要进献美人?

还是小姐姐?

一个个混账把朕都当什么了,朕是那种人吗?朕连女人都不放过吗?朕最操心国家大事了好吗?

“朕全都要!今晚就送进宫来!”

一时之间,满朝文武都鸦雀无声,看着朕的眼神又跟煞笔一样,朕有点心塞。

“臣今晚便入宫。”

嗯?好……等等顾惜朝你入宫干什么?

——

和基友聊天想出来的XD一个沙雕脑洞,未完待续

一个小置顶_(:з」∠)_

*你看到它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了吧……

*不,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今天以后更新会很少很少

*一年后大概会突然更新很多很多?

*知道你们这群小坏蛋都不会看主页的说明所以特意开了置顶

*谢谢你们的喜欢啦~

一年后再见啦~

心悦于你啊小侯爷【方应看】

方应看此人的样貌,据他本人所说,是展眉好看,皱眉也好看。

想着他说过话的你拿着画笔的手一抖,本是大好的秀丽山河图硬生生划了一道长长的黑线,你看着那黑线心疼不已自己作废了的一个时辰。

你一边小声抱怨着方应看这小混蛋阴魂不散的在你脑海里转悠真烦人,一边认命的收起作废的画作打算画副新的。

“你说谁混账呢?”方应看低低的声音从你身后传来。

“方应看那小王八呀。”你没回头,下意识的回答,依旧专注的完成自己的新画作。

“哦?小王八?”方应看靠近了你,双手绕过你的肩,撑在两边的桌面上,话语间的气息吐纳在你的耳畔,弄得人怪痒的。

“是……啊呀?!方应看!”你一转头边便看见方应看那张放大的俊脸在你面前,表情是似笑非笑,一联想到刚刚还在腹诽他心不禁更虚了。

“那你画小王八作甚?”他抬抬下巴,意指你手上的新画作,但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

“我……我……”你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出来,脸憋的有些红后才堪堪想起应对他的话。

“这又不是你……”虽然这话好像欲盖彰弥,可信度为零,你还是硬着头皮说了。

“是么?”方应看嗤笑一声,站起身来把桌上上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推到一旁顺手抽了那张画作后,便把你抱到了桌上。

“你干什么!”你奋力挣扎,只可惜没半分用处,明明大家都是会武功的为什么就自己这么弱鸡呢?你生气的待在桌上。

“看看。”方应看指着你的画作,捏着你气呼呼的脸颊让你转头。

“你气鼓鼓的样子还真像河豚。”他又是一声轻笑惹得你愤怒转头看他。

“这刘海、这眉、这眼,哪样不像我方应看?”方应看眼睛微眯,嘴角又是露出一抹笑来。

“看在你画的还算不错的面子上,就饶了你骂我的罪。”他亲昵的刮着你的鼻尖,看着你蓦地变红的脸颊自己脸上又不自觉的勾勒出微笑。

“方应看……”你盯着他撑在自己身边有力的那只手,他的手棱骨分明且修长,这个人,怎么能手也这么好看?真是的,干脆改名叫方好看得了。

“嗯?”方应看饶有兴致的挑眉看着扭捏起来不敢瞧他的你。

“虽然你总是不可一世,自视甚高,臭不要脸,还耍流氓……”你瞄到方应看脸色有隐隐发黑的趋势,心下一颤,马上又补充。

“但这都是因为你有这些狂傲的资本。”你的屁股往书桌后挪动半分,似是有些不适应与他的距离。

不料他得寸进尺,腰身前倾,竟是与你又近了两分。声音也较之刚才低沉了几分,不带有往日的轻浮调笑,却带了几分无奈。

“那你要对我这流氓说什么呢?”

“你听好了哦,我心悦于你,方应看!”你眼一闭,心一横,就这么对着他喊了出来,不过这气势委实不像表白心意的,倒是像来下战帖的。

他倒是难得一见的愣住,好半天方才回过神来。

“什么?”

“就是说我想上你啊混蛋!”你睁开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方应看小流氓,这种时候还装傻?

“这汴京里盯着本侯爷的女人多了去了,你说说我怎么就栽你身上来了呢?”

“啊?”

方应看闷笑一声,伸手便揽你入怀,你的脸靠在他宽厚的胸膛上感受着他闷笑的震动。

你挣扎着伸出手掐在他结实有力的腰上,未了,觉得心疼又放轻了力道,这下对方应看来说当真是挠痒的力气了。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动你?”他有些暗哑的声音从你头顶传来,你一瞬间只觉得靠在你身上这具滚烫无比,讪笑着收回了手,不曾想方应看握住你的手,那双似是载着漫天的星辰的眼直直撞上了你。

而此时,他眼里装的不是星辰大海亦不是什么雄心大志,而是你,满满的你。

“那便动吧,我喜欢。”你撇撇嘴,对上他的眼。

“你倒是热情。”方应看将你颊旁的碎发撩到耳后,直吻上了你的唇。

温存不过片刻,你还迷迷糊糊沉醉在方小侯爷高超的吻技里呢,他已经起身抱着软弱无力的你到了榻前。

你拉着他的衣袖,疑惑的望着他迷人的侧脸。

“不急,来日方长。”他拉长了声音的尾调,依旧是对你挑眉笑。

“我们慢慢来。”

——

小侯爷呜呜呜真帅啊呜呜呜(一边嚎叫着一边割下自己的大腿肉)

另外900好感度就满了好难过一想到不能给小侯爷送土大萝卜破木头宝贝我的心就好难过。

系统还提示我去别处结缘,这不逼我爬墙吗混账!(一边骂着一边拖着破铜烂铁垃圾滚去了无情师兄的床头)

呜呜呜小侯爷我想日你啊

文章目录梳理


小侯爷炒鸡可爱!!!
我每天送他花盆土大萝卜茄子他也收下来了hhhhh
啊……好想日他

希望蓝朋友的个性能够对我使用【尾白猿夫】

*很短,瞎摸的鱼。

——

尾白猿夫今天是第八次拒绝你的请求了,从最开始的一脸震惊喵喵喵到最后的麻木装傻也只是一个上午的时间。

你鼓着脸坐在他旁边,嘴巴翘的很高,还一直用余光偷看他。

事情的起因是昨晚你看了一部人外的文章,对里面的毛茸茸的大尾巴垂涎欲滴,特别是在大大又开车的情况下,你更加兴奋了。

于是约会当天早上你就请求他用尾巴对你干些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尾白担心的摸了摸你的额头,还想让你回家休息。

你一脸严肃的表示你没有开玩笑并且把预订好的酒店房间号给他看。

“……”他的脸腾一下就红了,支支吾吾的说不可以,什么我们还小之类的话。

“???我们不是早就成年了?”

最后他还是被你软磨硬泡,坑蒙拐骗的带进了酒店。

——

这种感觉很奇妙,就算你一直对着他敏感的尾巴攻击,他的尾巴也没有攻击你,只是僵硬的竖着和他的人一样。

明明已经是糟糕的不行的状况,他还是这么温柔,问你可不可以,才慢慢进去。

你抓住他的尾巴舔了舔嘴唇兴奋的看着他。

他长叹一口气,最终还是妥协了。

尾巴圈住你的腰,他加快了运动的速度。

“这、这么用的?”你喘着气,回答的断断续续。

身体抽离开,你打算换个方式。

双腿缠绕着尾巴,下意识的摩擦。

至于变得黏糊糊和糟糕这种情况不去考虑了,大脑早就失去了思考的意识,脑袋里想着的只有尾白和他的尾巴。

“尾巴真好啊……”在爽的飞起的时候你嘟囔着说了出来。

尾白猿夫明显一愣,动作又变慢了点。

“但还是最喜欢猿夫惹……”

他轻吻你的眼角,郑重其事的盖下一章。

“我也是。”

——

文章目录梳理

关于德拉科二五仔的日常【上】

*ooc

*玛丽苏

——

你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德拉科这个二五仔的。

——

坐在霍格沃兹特快列车上的包厢里,你对着面前就算是坐着也不消停的德拉科·马尔福有些无语。

“你……”德拉科刚想开口说话却被你快速打断。

“哦梅林都知道你爸爸是多么的厉害你家是多么光荣了所以球球您闭上您的嘴吧我要看书谢谢。”

“……”他瞪着眼看你,似乎是从前从来没遇到你这么凶的品种的 家伙—— 一上来就把他怼的无话可说。

“还不是我爸爸要我……”马尔福家尊贵的小少爷的不高兴的撇着嘴,但良好的家教让他并没有说出什么糟糕的话。

“……无声无息。”你把头低下,抽出自己的魔杖对着他使用了咒语。

“……??!!”德拉科这下子眼睛瞪的更大了,他那头梳的整整齐齐的小背头好像也生气的竖了一点起来。

“难道一周前的蛋糕还没给你教训么。”你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德拉科,把魔杖收了回去。

“我是、绝对、不会、喜欢你的。”和德拉科一样,你也有着良好的教养,还有纯血特有的傲慢。

只不过你比较暴躁而已,暴躁的贵族嗯。

德拉科涨红的脸和他白皙的皮肤形成的对比,他怒视着你,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无声咒束缚了他。

“……”犹豫了一会儿,你解除了咒语。

“谁要你该死的喜欢了?!”德拉科生气的大喊大叫,所谓贵族的矜持被他扔到九霄云外,他此刻只想把你扔出车厢。

——

在一周前一场纯血家族们的舞会上,你和德拉科被双方的父母给凑到了一起,并且定下了婚约。

整个过程是在电光火石中完成的,你们俩个小家伙一脸懵逼,刚刚还在盯着桌上的精致的点心流口水,只等着忙着假笑的父母不注意时偷偷拿走,结果却突然被决定了人生大事???

你有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冷静和成熟,对这种包办婚姻嗤之以鼻,更何况对象还是个小屁孩,虽然你也是,但你觉得自己是睿智又美丽的小屁孩,所以,这个马尔福家的小鬼不适合你。

没想到对方更加看你不顺眼,梳着背头的浅金色头发被暖黄色的灯光照的发亮,他扬起他那高傲的小头颅,用鼻孔对着你说话。

“我不要,她看起来很……”stupid是吧,你冷冷的看着他把手伸向桌子。

s的音还没发出来,就因为你把蛋糕砸脸上而停了下来,德拉科像小姑娘一样尖叫了一声试图把脸上的蛋糕弄下来,但这显然让事情更糟糕了。

看着闻声赶来的父母,你趁着一片混乱,把手上的奶油抹到了德拉科的西服上。

结果当然是你们被双方父母教训了一顿,甚至被关了一周的禁闭,直到霍格沃茨开学了才放出来。

但是对方的家长显然没有意识到你们相性不合,竟然还把你们安排在同一个包厢里。

——

分院帽撕扯着它的破喉咙喊出你的学院名字斯莱特林,也让你回过了神。

该死的学校生活要开始了。

——

好不容易结束了课程,想回宿舍里躺着,却被德拉科和他的跟班堵在门口不让出去。

他似乎没有和哈利怼上,专程来找你的麻烦。

你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得意欠揍的脸又抽出了魔杖。

他也抽出了魔杖,生怕你又干些什么。

“我是你的话,不会做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你只是留下了这句话,然后趁他们不注意从窗口翻走了。

“她真的是纯血吗……”德拉科和他的小跟班面面相觑。

——

很显然,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他非常喜欢做,十年如一日的骚扰你对你恶作剧让你很无语。

“你是不是喜欢我?”你把手中的书放下,靠在柔软的沙发上,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壁炉里的火静静燃烧着,光照在他的脸上显得有些晦暗不明。

“看来你的大脑被鼻涕虫塞满了。”他嗤笑一声,双手交叠在胸前靠在你旁边的沙发上,头发被他放了下来,他长大了许多,又好像没有。

你看着他那张依旧熟悉欠揍的帅脸,站起来走到他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是么。”看着他那双迷人的蓝眼睛,你伸出手按住他的后脑勺凑近他的脸,低下头狠狠的咬住他的嘴唇。

被震惊的德拉科像是被施了石化咒一样愣在原地。

你后退一步,挑眉看着一脸卧槽的德拉科。

“那我喜欢你。”

“不可能!!!”

他红着脸跑回了自己的寝室。

——

——

好困,写了一半先放着

去睡了


通灵的时候把男朋友通过来了怎么办??【爆豪胜己】

你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你伸出手指指着面前貌似已经在喷火的爆豪胜己,颤颤巍巍的说了两个字。

“哦呼?”

“哦呼你码啊?你通灵不是只能通死人的吗?”爆豪胜己的身体呈现着半透明的样子,皮肤的颜色也比平时苍白。

“不是啊……最近好像只能通到恶灵诶?”你有些疑惑,摸着下巴,看着自己的手陷入了沉思。

“你他码说谁是恶灵啊???”爆豪胜己伸出手想揪你的呆毛却发现直接穿过了你的头发,不禁愣了一下,然后表情变得更凶了。

呜哇,这样子完全就是恶灵啊,你在心里吐槽。

“喂,快点解除你的个性啊,我这副样子什么都做不了啊。”爆豪胜己深吸了一口气,盘腿漂浮在半空中,一副大爷的样子。

“啊,那个啊……”

“说是解除个性其实就是送他们上西天……”你心虚的看着天花板。

“咔酱你有什么遗愿吗?”一边这么说着的你拿出了纸和笔。

“我才送你上西天,我还没死啊笨蛋女人啊?!”

“抱歉抱歉我换个说法,咔酱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你憋着笑把纸笔收了回去。

“都说了我没死啊,你是不是找抽?”看到你憋笑的表情咔酱恼羞成怒的吼了出来。

“你耍我玩呢啊?!”爆豪胜己恶灵森气了。

“咔酱太可爱一时得意忘形了嘛。”你拿起震动的手机看到了爆豪胜己母亲的来电。

“咦阿姨好?”

“啊是的在我那里哦。”

“放心吧阿姨一定会把他完整带回来的,重要的零件都不会少的!”

“嗯嗯!”你挂掉电话看到浮在空中的咔酱无聊到在做倒立。

“……”

“老太婆和你说什么了?”爆豪胜己嗖的倒回来向你凑近,却因为用力过猛直接穿过了你的身体。

“不是老太婆啦应该叫母上大人哦?”你摇摇头,看着咔酱郁闷的飘回原来的位置。

“那是什么恶心人的称呼啊?再说……”咔酱好像小声嘟囔了句什么妈妈应该你来叫的话。

“不要转移话题啊!”他的表情更臭了。

“是是是,只是说了句臭小子就交给你了这样的话而已啦!”

“另外貌似有其他灵占了你的身体,还把你头发拉直了乖乖的叫你妈母亲呢,差点把阿姨吓得心肌梗塞。”说完后你机智的把耳朵捂上了。

果不其然,爆豪胜己吼了句“哪个混蛋占的啊我要杀了他啊啊啊啊岂可修。”

等了会,你伸出手示意已经冷静下来的爆豪过来。

“呼狗呢?”爆豪胜己一脸的不情愿但还是慢悠悠的飘了过来。

“手放我掌心上。”

“哈?你真把我当狗啊?”爆豪胜己骂骂咧咧的把手放了上去,本来以为会穿过手掌心结果竟然碰到了你的手心。

和他冰冷的体温形成鲜明的对比,你的手心很温暖。

“怎么回事?”他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看向你的眼神变得好像不妙了起来。

“共享生命而已。”

“什么?给我停下来!你不要命了吗?!”咔酱猛的甩开你的手,一下握住你的肩膀摇晃你。

“啊停不下来了哦,强行停止我会死的哦。”你笑得很灿烂,虽然脸色不太好。

“咔酱这可要怪你咯……”

“怪我?你疯了?”爆豪胜己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你。

“不是啦……”你摇摇头抱住他没有没有体温冰冷的腰。

“我平时召唤到的恶灵都是靠怨念在世上存活的。”

“如果失去了恨意或者其他什么欲念就会成佛的。”

“咔酱你刚在我打电话的时候很开心吧……”

“没有!”

“又开始傲娇了w你身上刚刚都发光了哦……差点以为你要仙去可把我吓坏了呢。”你松开手看着闹别扭的爆豪。

爆豪胜己陷入了沉默。

“所以说啊……”

“咔酱你果然是恶灵吧(・ω< )★”

“诶痛痛痛!别揪我呆毛啊你这榴莲头混蛋!你是魔鬼嘛!”怨念的拍开爆豪的手,你心疼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好啦好啦,要说的都说了。”

“接下来……”你看向爆豪胜己,像是英雄漫画的主角那样帅气。

“去夺回,我们的身体!”

“是我的啊?你说什么啊?”

“我和你共享了生命,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我的身体哦w”

“……”

——

——

又摸了咔酱的鱼呜呜呜呜

值得一提的是女主的个性很沙雕只能通到恶灵而且还不听话www只有帮他们完成遗愿才肯帮忙结果最后都直接成佛了一点忙也没帮上wwww

有点令人头大呢(›´ω`‹ )

文章目录梳理

召唤出咔酱之后……【爆豪胜己】

你的个性是【召唤】,但是只能限定某个范围,召唤出什么东西就不知道了。

所以会发生很多意外,有时候会出现生命危险。

比如以下的情况。

法阵发出耀眼的光芒之后渐渐黯淡,你看向站在你面前的人。

*爆豪胜己

*自己的男朋友

*好像是洗澡的时候被召唤了过来

*只有下半身围了一条毛巾

*身上还滴着水

“……呃,嗨咯?”你犹豫的伸出手向爆豪胜己打了个招呼,顺便偷看向他的腹肌。

“嗨个屁啊?!召唤我过来干什么啊?”爆豪胜己简直要气的跳脚,他向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你要你解释。

“啊,抱歉一不小心就……你懂的啦kira★”你俏皮的对他眨眨眼,默默的向后退一步。

“懂个鬼,你是不是故意的啊?”爆豪胜己狐疑的看着你,被打湿的头发乖乖的贴在他的头上,他看起来温柔了不少。

“不是啊……”你有些委屈的控诉,顺手把吹风机递给爆豪,看他接过手之后才开口。

“说起来,都要怪你。”

“怪我,哈?”他眉头一挑,像是要发怒。

“自从和你交往之后,总是想着咔酱,也召唤不出别的东西来了。”

“咔酱你一直问我脑袋里装的什么废料,我装的都是你啊……”诶好像有什么不对,不过看着爆豪的脸没什么变化应该没事……没事个鬼。

“你说谁是废料?”咔酱你怎么总是这么快的抓住重点哦……

你胆战心惊的看向目前算得上是异常乖顺的他平静的询问出这句话。

他嘁了一声把吹风机递回给你。

“吹头发啊,愣着干什么?”

“哦、哦!”你屁颠屁颠的拿着吹风机给咔酱吹头发。

爆豪胜己的头发颜色很好看,像挑染的淡金色,摸了摸他的头发,挺浓密的,应该中年不会秃顶。

指尖穿插在发丝之间,本来是湿漉漉的头发渐渐变得蓬松干燥了。

你眼睁睁的看着爆豪胜己的头发缓缓竖了起来……这他妈啥啊,原来那个竖起的头发不是用发胶的啊!?天生的啊???榴莲头吗???

“明天想去哪里玩。”他闭着眼,异常乖顺的靠在你的床上,由着你在他的头上瞎折腾。

“想去……诶?你明天不是要去训练吗?”

“我到底是为什么会喜欢上你这个笨蛋的?!”他忍无可忍的睁开眼,表情是你熟悉的凶神恶煞但眼里更多了无奈。

爆豪胜己抓住你的手腕,一个漂亮的翻身把你压在了床上,你眨眨疑惑的眼睛看着他。

他附身下来,一个绵长而又细腻的吻,犬齿咬在你的嘴唇上,你吃痛的张开嘴,被他灵活的舌头入侵了口腔内。

“呼……”长出一口气,他看着被他压在身下面色潮红的你。

“懂了没?”

“那个……”你有些犹豫的对上咔酱的红瞳,好心的提醒他。

“嗯?”

“你的浴巾掉了。”

“……”

——

——

在咔酱暴怒的边缘疯狂试探

我明明最喜欢的是池面的轰总啊为什么一直在写咔酱的沙雕同人文啊啊啊啊

我空记不住我自己啊_ノ乙(、ン、)_

文章目录梳理

召唤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惹……【爆豪胜己】

相泽老师今天意外的晚来,一边在好使的饭田大吼安静的背景音下,大家一边愉快的无视了他并且愉快的聊了起来。

“一直觉得xx的个性是【召唤】很酷呢?”丽日御茶子捧着她的小圆脸星星眼看着你,呜哇,别做出那种对心脏不好的表情哦。

“也没有啦……”你有些不好意思,看着茶子可爱的表情有些害羞。

“而且也控制不了召唤出什么东西,不过经过训练好像能召唤出特定的东西来了呢。”你摸摸头。

“诶?”茶子眨眨眼表示疑惑。

“类似于抽卡,而我可以设定哪个限定池。”

“抽不抽的出来ur就要看脸了……这样?”你有些小心翼翼的回答。

“哦,我好像懂了哦!”茶子拍拍手掌,灿烂的笑了出来,看着她灿烂的笑容,你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xx有没有试过召唤自己喜欢的东西呢?”

“喜欢的……东西?”

“活物也可以哦,我记得上次试炼xx召唤出来一头龙吧那时候可把我吓坏了差点就要去世了呢。”茶子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

“话说回来,龙是传说中的生物吧……”

“我……试试?”你犹豫的开了开口,也算是测试一下子自己的个性到底到了什么地步,应该没问题吧……

顶着茶子期待的眼神,你开始在心中默念自己喜欢的东西。

地上渐渐浮起光圈和法阵,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看来这次是个大家伙,召唤的很慢呢?”你发出了这样的疑惑,你喜欢的东西emmmm难道是空调吗?还是几百万美元呢。

集中注意力在使用自己的个性的你并没有注意到旁边已经乱成一团的景象。

“等……爆豪你怎么在发光?”

“你出现幻觉了吧白痴!我怎——”

“卧槽爆豪发着光消失了啊啊啊啊——”

“那个男人成佛了吗?咦咦咦咦!”

金色的头、头发?你难道召唤出人类了吗,难道说自己要召唤出使魔或者替身了吗???这么想着你的情不自禁的上前摸了一把他的头发,咦……?怎么刺刺的。

随着他渐渐浮出地面,你也看清了你使魔【?】的样子,猩红的眼睛,狰狞的表情,还有那头熟悉的刺发。

“爆豪胜己?!妈妈,你好像召唤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来了。

看着爆豪胜己的头已经浮出了地面,还有旁边茶子一脸懵逼的表情,你脑子一热,竟然干了这辈子都要后悔的事情。

你按着爆豪胜己的头,试图把他塞回法阵里,

“你干什么啊xx?!”爆豪胜己怒吼的声音震的你耳朵发麻,他额头上的青筋爆起,本来只是露出头而已,因为他的暴力,现在却直接伸出了手。

爆豪胜己抓住了你的手并且很用力。

“这种时候不想着把我拉上去还想塞回去?你脑子坏了吗???”

茶子用难以言喻的表情望着你,你哀嚎一声,打算解除个性,但是这样做爆豪的头会不会卡在地板上你就不清楚了。

“你要是现在解除个性等我出来你就完了,xx。”爆豪胜己咬牙切齿的对你说。

你抖了一下,想到要面对爆豪胜己惨绝人寰的追杀,还是屈服了。

终于把爆豪胜己从法阵里拉了出来,你的体力差点透支,看着爆豪胜己暴怒的脸庞心里想着要完蛋了。

一旁看戏的茶子终于想到要来救你的狗命了,帮你打着圆场。

“啊啊xx也是因为我怂恿她试试看【限定卡池召唤】才会召唤出了你啊都是我的错啦抱歉了爆豪同学!”

等,等等啊茶子怎么感觉越描越黑了,这样显得你好像是很随便的召唤出来咔酱啊???

天国的妈妈,你可能要被自己召唤出来的东西给打死了。

“真没想到,xx喜欢的东西竟然是爆豪呢……”茶子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爆豪胜己瞪大眼看着茶子,虽然说平时生气也瞪很大就是了。

“啊?xx这期限定的卡池是【喜欢的东西】哦。”

……

空气突然变得诡异的安静起来,貌似察觉到了什么的你打着哈哈说今天薯片半价呢我就先走一步了哦,一边踏出脚步。

后领突然收紧,重心不稳的你向后倒去,预想到的疼痛没有降临,而是一个干燥的有些清新的怀抱。

你站稳了身子,从爆豪胜己的怀里退出,看着他越变越黑的脸给他深深鞠了一躬。

“大哥,请不要打脸。”

“我哪次打你了啊……”他脸上纠结的表情连你都看不下去了。

“还有我,我才不是东西啊!”

“你这家伙限定的卡池搞错了吧!”

“应该是喜欢的人才对吧?!”

诶……啊嘞????这是什么操作?

听着咔酱骂骂咧咧的话语,看着他红红的耳朵的你陷入了沉思。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

A.拒绝他,说你是个好人

B.亲亲他,说以后你就是我的蓝人了

C.抱抱他,说我也是

——

——

哈哈哈要是搞成英灵召唤出咔酱真的会出现这种糟糕的情况啊吧

“你他娘就是老子的master么,切,真弱。”咔酱降临。

“???你他妈说啥?”强壮的咕哒子又画了个阵,把咔酱塞了回去。

*咔酱从法阵里爬出来和咕哒子扭打在了一起

*咔酱输了,但是嘴上没有认输

我写的什么沙雕东西(›´ω`‹ )

文章目录梳理